怔忡了 望著手上久未有人著過的衣裳

朽暗的燭影 一明一滅著

映著瞳中的漣漪

 

手裡的針 不曉得是不是要繼續穿越寡情的痕跡

當你說要去發展時,也許我就該明白了

我這老邁的皺紋自當敵不過時尚的叢林

罷了 苦是這般 母親那 剪不下 纏繞的絲緒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小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